6成特殊兒童玩樂遭不友善對待 路人家長:你小孩有問題

我昨天看到這新聞時,內心突然湧起了無限酸楚的感覺。

什麼時候,我們身為人類的價值,是憑著自己的強大去欺負更弱小的存在呢?

人與人之間的溫柔,在現今的社會,已無存在的價值了嗎??

 

別將孩子禁錮在以愛為名的枷鎖

我常常會提醒自己和孩子要有同理心,為什麼需要提醒呢?因為我們很容易忘記設身處地去為他人著想。我從小被家人要求要「自律」,可能是長期的自我要求和壓力,我常會發現自己很多時候都會特別地苛刻,在我和孩子的相處中也常發現到這點,我覺得這比情緒失控還恐怖,這是一種以愛為名的摧殘。

 

例如寫作業,陪兒子完成作業時,我都會一直讓他知道:寫作業是你的事,我不可能一輩子陪著你唸書,不然我哪有時間來唸我自己的書呢?現在之所以陪你寫作業,是為了要陪你搞清楚學校要求的是什麼、它的規則是怎麼訂定的,搞清楚了之後,你就得自己處理了;媽媽回到家跟你見面時,不應該是陪你寫作業,而是應該要陪你吃點心,開心地聊一聊學校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以及你對於什麼東西感興趣,我們一起來學習,我來講解給你聽。

 

但是,內在苛刻的我,有時陪孩子寫作業時,他不專心或者一錯再錯,我真的也會一把火升上來,跟他說:「兒子,學校作業是你的,若你不想寫,那也請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我的時間是用在有意義的事情上。我可以做我的研究、寫我的文章,或者我也可以陪你和弟弟作任何事,那都是有意義的;而不是坐在這,看著你在浪費時間,也影響我的心情!無論將來你要成為優秀的科學家,或是一生一事無成,那都是你自己決定的,我會一樣地愛你,但這會影響我花多少時間和精力來栽培你。」

 

 

這席話表面上沒有什麼問題,但問題就在孩子從來就不是從字面上去感受,他們感受到的更多,它真正表達出來的是一種切割,一種「你雖然很重要,但我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可以把你取而代之」的意涵。不過,孩子無力去反駁,他可能只會選擇呆滯地不知如何回應,或者哭著說:「媽媽拜託不要這樣~」,然後依然故我,結果親子關係產生更大的壓力。

 

真實的檢視自己,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在痛苦的自我檢視過程中(沒錯,真正的自我檢視是痛苦的!),你會面對很多次自我的狡辯,例如:「我才沒有這樣…」、「我也是為了他好」、「要不是他這麼不專心,我犯得著…」,此時,你必須堅定溫柔地告訴那個推諉不願面對真實的自己:不要再找藉口了,不批判且接受,並試著改進才是真正解決之道。老實說,我覺得那些說真實面對自己感覺很自在的人,要嘛是在說謊,要嘛是根本沒有真正面對自己的問題,很輕鬆地逃掉了…。我發現這種態度,不就是我父母一直給我的嗎?這也正是我從小戰戰兢兢、心理壓力爆大的來源;若我真的覺得深受其苦,為何我還會理所當然地想要傳給我的下一代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我雖然深受其苦,但也因為對自己的高度要求,受到了很多人的欣賞,讓我在同儕中表現更為突出,我可以為了提早把事情做完,連續好幾月最早到公司,最晚離開;被老闆罵或是替別人背黑鍋,依然咬緊牙關把事情做完,當然別人會敬重你幾分。就像我常跟大家分享的,「一個人若能對自己那麼狠,那麼他要是翻起臉來,肯定是惹不起的。」

 

不過,我努力的驅動力來自於「恐懼」,無論做好做壞,我的壓力都還是很大;但其實真正好的驅動力應該是「熱愛」,所以對於我大兒子的學習,我也正往這個方向在調整。我希望他能夠享受他所做的一切,而且我則是在旁邊「溫柔」地陪伴他一起度過每個難關,而這份溫柔,正是我這生中求而不可得的「被愛感」。

 

所以,各位正在被兒女功課弄得天天要吃血壓藥的朋友們,其實那個在桌上奮力掙扎的孩子,並不只是你的孩子,更是那個處在無助童年裡的自己,請給他一點溫柔、一點時間,讓他知道你也看到他的好。

 

我是尤善嘉,讓我們建立起真善美的心靈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