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篇新聞,簡單的說就是一名高雄中學畢業生拿著心理叢書「為什麼愛說謊」與韓國瑜合影,之後很多人都在嘲諷所謂政治人物說謊的議題,因此,我就想到應該跟大家聊聊為什麼要說謊,或者更應該說,當孩子說謊時,我們應該要如何處理。

 

其實說謊的問題很大,也許謊言本身沒有傷天害理,但是這會讓人從此對你失去信任,而我們基本上都會有種微妙的情緒去看不起說謊的人,因為我們會認為這是一種人格缺失,是一種道德問題,但其實我們用另一個角度來想,因為人類是這麼依賴社群生活的物種,當社群中其他人發現說謊者是不可信任時,以至於無法付予他工作或責任,也就是說謊者不被允許或無法與他人付出同等的貢獻時,說謊者就無權分享與其他付出者同等的權利和成果,自然會有排擠效果;但更微妙的地方在於,說謊一開始的動機,往往正是想得到別人認同,想要擁有更多的權利和分享更多成果,這不是道德問題,這是一種思考邏輯的問題。

 

大多數父母認為孩子撒謊是為了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或者是想要藉由謊言來逃避做錯事的後果和不想履行的義務。 這些是常見的動機,但也有一些大人有點想不通孩子們為什麼要說謊的原因,明明他們不用說謊也能得到的東西,為什麼他們會毫不思考的說謊?這些可把父母給急死了,是不是孩子哪邊壞掉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惡習呢?

 

很多時候,孩子並不是什麼天生的邪惡,他們只是覺得有趣,他們試試看這樣做會有怎樣的結果,例如:我明明吃了櫻桃,當媽媽問我誰吃了桌上的櫻桃,如果我跟她說不是我,媽媽看得出來是我吃掉了嗎?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她會對我怎麼樣?我以後都可以這樣來多吃很多櫻桃嗎?

 

對孩子而言,這可能是一種人性實驗,看看我做這樣的行為別人會有怎樣的反應,他不視這個為一個壞行為,而是他們在探索人性的一種實驗。

 

另一種謊言則是為了增強自尊心並想獲得認同,越缺乏自信的孩子越會說出誇張的謊言,為了讓人印象深刻,這樣才能得到同儕的認同,有些謊言甚至是非常誇張的,就是正常有理性的人都無法相信的,但他們還是會忍不住說出來,這可能會造成一種標籤就是他很愛吹牛或者誇大其辭,越缺乏自信越寂寞的孩子越愛吹牛,但這往往會讓他更被排擠,造成惡性循環。

 

當孩子到青春期時,作父母的我們,更常面對的一種謊言,就是掩蓋事實及粉飾太平的謊言,尤其是孩子有憂鬱症或者被霸凌時,你問他們任何事,他們都會回答「沒事啊,很好……」、「完全沒有問題啊,你想多了!」之類的回答,其實他們可能在對他們的症狀和痛苦撒謊,以免引起家人的注意,真正的動機其實是不想讓家人擔心,他想要讓家人感受到他們已經成熟能處理自己的問題了。

 

還有一種謊言就是,不經思考的謊言,在他們思考之前謊言就脫口而出了,《ADDitude》雜誌的臨床心理學家和專欄作家Carol Brady博士與許多患有ADHD的孩子一起工作。「衝動型ADHD的一個標誌就是在他們思考之前先說話,」她說,「所以很多時候你要得處理說謊的問題。」

 

Brady博士補充說,有時候孩子們真的相信他們已經做了些什麼並且說出來。 「有時他們真的會忘記。」有孩子說,「我說真的,老師,我以為我做了功課。我真的以為我做到了,我完全忘記還有其他的額外功課。」。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他們Brady博士建議,讓孩子製作功課檢查表,時間表或日程表來加強記憶。

 

 

當孩子撒謊時,父母能做些什麼呢?

我們可以為孩子的謊言分類,不同的謊言有不同的影響力與訴求,我們也要仔細去判讀謊言下想埋藏的真實以及事情的嚴重性。

 

  • 初級謊言

當談到尋求注意力的說謊時,專家的建議是最好忽略它,而不是嚴厲的拆穿或責罰,你要讓他明白,你說的謊並不能讓我更關心你,我雖然不處罰你,但你的主訴求是得不到的,所以若要得到大人的注意力,請使用別的方法吧!讓他們不要加強對謊言的依賴,因為哪怕是你責罵孩子,他也可能覺得目的達到的,但這不是我們希望的結果。

 

例如他們可能誇飾了在學校的表現,那我們可以解讀因自信心過低所造成的,假使他說「今天我數學考一百分,老師說我是個數學天才!」你很清楚他在說謊,但也不要直接打擊他,可以做的事情是不跟他討論且忽略,因為這個謊言並沒有真正的傷害到任何人,但也的確不是什麼值得嘉獎的好事,你甚至可以忽略他的謊言,再用力讚美一件真實在眼前上發上的事,例如「寶貝,你好棒,你今天幫我一起收碗盤,你真的是媽媽最愛的小幫手!!」也就是為他重新定無被重視的方式,無需創造任何的謊言,反到是一些實際的事情,更能讓家人看到你的價值。

 

 

  • 中階謊言

有些孩子的謊言是更誇張的,可能會讓父母產生憂心的程度,例如,可能是完全沒有發生的事情但他們說得活靈活現,此時父母千萬不要給孩子貼上標籤,請記得,孩子跟成人一樣都需要自尊心,當面拆穿他們不見得是最好的方式,我們若希望我們的孩子有反思的能力,那麼請不要破壞他們實踐反省的機會。可能孩子說了一個很誇張的故事,我們可以聽一聽,然後跟他們說:「親愛的,這個故事聽起來很酷,但你知道嗎?與其聽很酷很棒的故事,我更想知道到底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寶貝,你可以再說一次嗎?用媽媽聽得懂的方式讓我知道,然後,這次可以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不然我分不清楚你是說卡通的內容還是真正發生的事情哦!」用溫和與鼓勵的方式讓孩子再誠實的把事情再說一次,若他們能真正做到,請好好的擁抱和鼓勵他們,並跟他們好好的對話。

 

 

  • 高階謊言

如果事情變得更嚴重,例如孩子放學不回家流連於複雜的場所,或者刻意的欺騙父母關於學校成績或作業,父母就必須考慮要有懲戒了,要讓孩子們理解,說謊會有壞的後果,所以他們必須為說謊付出代價,但一樣的,懲罰的目的是希望他們能不再犯,而非要羞辱或者粉碎他們的自尊,所以還是要有效合理的,讓他們重新執行他們的應完成的責任。

 

有些謊言甚至會傷害到別人,有些孩子會因為有趣或者想得到別人認同去捏造一些關於別人的流言,這就要嚴肅的溝通,這已經不是說點小謊或者發揮想像力了,這是一種霸凌,除了他們該面對的懲戒之外,他們更應該要寫封道歉信給對方,誠實的面對自己的錯誤,並且執行。

 

 

那父母要如何協助孩子避免他們撒謊?

其實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用「事實的真相」來檢驗,例如我們問孩子,你的作業寫完了嗎?他們可能會為了看電視或者不為什麼而說謊,此時作父母的可以說:「我會先給你半小時的時間,然後我會再來確認,我希望那個時候,你能給我完整的結果或者是真實的答案,那麼你就不會被懲罰。」當然,這比較合適於說謊的動機來自於想要不讓父母失望的孩子,對於說謊成習的孩子,那可能在懲戒上要更有魄力,讓他們能理解,說謊的懲罰是嚴肅且沒有談判空間的,他們才會尊重這個規則。

 

當然,你也可以常常灌輸孩子一些觀念,也就是說你並不期望他們完美不會犯錯,犯錯是正常的,成人也是會犯錯的,但身為父母會希望孩子能誠實,以免當他們犯什麼大錯或受到傷害時,父母還被瞞在鼓裡,沒有辦法即時的作出保護孩子的反應。

 

你若知情了一些孩子在學校的表現,而他又一直都在隱瞞你時,我建議你可以這樣跟他說:「親愛的,你學校今天有跟我聯絡,說了一些你學校狀況,但我也想聽聽你的說法,所以我等等會問你一些問題,也許你會回答一些我並不期望聽到的話,但請你一定要記住,我們要討論的是『你的行為』而不是你這個人,有時候我們都犯錯,但我希望你還是能給我一個真實的答案,而你要知道,即使你不完美或者是犯錯,我還是一樣愛你的。」

 

而對於一些有過動症的孩子,我的建議是多給他們能冷靜和思考的時間,不要讓他們用衝動來回答,讓孩子練習先想三秒鐘再給答案,這會讓他們給答案時更深思熟慮而非直覺性說謊。

 

我在這裡建議,父母千萬不要給孩子們貼標籤,你說他是個小騙子或說謊精,他真的會自暴自棄往那條路前進的。

 

我的大兒子在五歲左右開始會說一些謊言,其實無傷大雅,但那時我就會跟他說,「親愛的,我知道你希望媽媽覺得你表現很好,但你知道嗎?當你說那些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時,那就是撒謊,你也看過狼來了的故事,你難道希望以後你說什麼,我都說你是騙人的嗎?」──說明撒謊的嚴重性,可能會帶來人身的安全問題。

 

「你平時的表現一直都很好,我也一直都覺得你很棒,現在我比較擔憂的是,你是真的這麼認為這事情是這樣發生的?還是你知道那是你的幻想呢?像卡通的內容很多都是幻想的?」──區分謊言和幻想的差別

 

「寶貝,若你真的是要分享幻想的故事給我聽的話,請你一定要跟我說《媽媽,這是我幻想的故事哦》不然我可能都無法相信你的話,因為我分不清,那我可能會認為你都在講謊話哦!我不希望我會懷疑我最愛的孩子,我希望你講的每一句我都能認真聽,我都能相信,若你在講幻想的故事給我聽,我也要知道,然後一起跟你想像那樣的故事。」──教他們如何在不說謊的情況下得到別人的注意力和發展想像力

 

「如果你在我心中一直是愛說謊的人,哪一天你真的生病了,你說媽媽我肚子痛死了,我也說你在說謊,你只是不想去上學吧!那麼真的生重病可能還會死掉,那我失去了我最愛的寶貝,你也不能作我的孩子,這樣我們是不是會很痛苦呢??這是你要的嗎?」──再說明一次說謊可能造成的後果

 

「所以,你不要說謊,而我也一定會全心的相信你,這是媽媽一定會努力做到的事。」──最後重申一次你對他的信任。

 

很多時候,孩子的說謊都是為了得到認同,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是讓他清楚明白,即使不說謊,他就已能夠得到我們的愛了,這會避免他們因為沒有自信而做出的錯誤行為,慢慢就能降低對撒謊的依賴度了。愛與信任有絕對的連結度,所以我們作父母也要讓孩子真正明白這個道理,這也是我們每一位成人需要努力的目標。

 

我是尤善嘉,讓我們建立起真善美的心靈之家。

 

 

(本篇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