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談談教育。

是一個有兩個兒子的媽,兩個兒子的個性南轅北轍,因為差別太多,所以我無法用一個較文靜、一個較衝動這種來分別,我只能說他們很不同,所以在過去我面對他們時的教養方式、對談方式也很不同,他們犯錯時,不同的程度與事件有不同的對應方式,我常常一天下來,覺得筋疲力竭,而我只有兩個孩子而已喔!

 

我大兒子今年進入一年級,我壓力很大,因為大兒子有時是高敏感的孩子,有時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有時還會因為喜歡跟同學聊天而忽略老師的指令。其實在我看來,他就是個好奇心比較重的孩子,但在學校學習,這很有可能會是一個讓老師頭疼的學生,因為目前台灣的教育,我們還是希望孩子能專注的看著老師,嘴巴緊閉,坐姿端正的學習,台灣的老師也不容易,因為每一個孩子來自的家庭都不一樣,我也跟很多老師聊過,現在很多的孩子情緒上有一些問題,不是說小孩子心地不善良怎樣的,而是他們很容易會有一些模仿大人的狀態,你可以從孩子如何處理衝突中看出來他們的原生家庭習慣。有些老師也不知道要怎麼管教,因為畢竟也不是自己的孩子,管太多家長會覺得幹嘛啊~我都沒有這樣罵孩子了,你憑什麼管我的小孩!但若不管,小孩打鬧受傷了,那又該算誰的?我完全懂這種為難的心態,我兒子班上有三十五位學生,每一個學生有不同的個性。

 

我們都知道無論是AI 、Robot 或者是馬斯克的人腦植晶片計劃都將大大的影響我們的未來,但是有誰在未來準備了?我們明顯知道學校的教學方式,並不能真正的給予下一代合適的指導或建議,而父母們自己本身可能也不清楚未來何去何從,那麼我們該怎麼做?

 

 

我覺得人們最可惜的事,就是看到了危機,但卻不願意去思考面對未來的大潮流,我們應該要怎麼去應變,而是等著別人給方法。但這不可能是對未來最好的應變模式,美國前教育部長理察.萊禮認為,「我們要教導孩子們畢業後投入還不存在的職業,使用還未發明的科技,解決我們想像不到的問題」,也就是說若我們還當「學習」的重點是學著如何熟練的工具的使用,這可能已經不實際了,無論這個工具是會計、數學、語言都是一樣的,重點是未來的教育很有可能已經不是做老師的用教科書來帶領孩子們一步步的前進,更有可能的是在課堂中(真的在教室內或者大家都坐在自家的電腦桌前),大家學習分享、說服、溝通、辨論、實證、規劃、合作、執行等等,每個人都必須發掘自己的優缺點,自我覺察以及社會覺察,並且能夠適應且調整自己的狀態,因為我們無從預知未來會如何,但我們可以理解,無論遇到任何問題,這些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理論上很容易明白,但執行上卻有諸多挑戰。

 

如每一個人的自尊心問題,套一句現代人常說的,有許多人都很「白目」和「玻璃心」,其實這是一個有趣現象,「白目」的意思在於無法正確解讀別人的情緒和回應符合社會期待的行為,但是「玻璃心」卻是很容易過度解讀別人對自己的評判為惡意,而心理覺得恐懼和受傷,這兩種狀況都有某一層面可以解讀為現代人對於自身和社會的覺察是迷惑且不安的,把自己放大了,忽略了其他的人情感與反應,有些人會說這是沒有同理心,但我的感覺是,很多人因為害怕受傷,以及對社交有所恐懼,他們麻痺了大腦某些覺察的能力,顯得現在的孩子對很多事情都顯得麻木無所謂,這不是他們希望的,他們內心也是驚慌失措的,所以我們這些大人們,應該擔起這樣的責任,陪伴且鼓勵他們探索自身與他人的情緒,並學會如何應對而非只是逃避和壓抑。

 

為了這些問題,我一直苦惱著要如何教育孩子們讓他們準備於今天與未來,但我可以很開心的告訴各位,Mindfulness的教育方式將會是我們的答案,而我會在之後文章跟大家分享一些全球的文獻與資料,並且也會整理出一些教育方式讓大家一起參考,畢竟,教育從來不會只是學校的事,它是社會的、家庭的、世代的,讓我們這個世代的成年人,一起協助下一個世代的孩子們,我們一起創造出更美好的未來,希望我們能一起攜手共進。

 

我是尤善嘉,讓我們建立起真善美的心靈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