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我多年對於親子間的觀察,我發現有一個相處中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合作」。

 

社會是一個講求合作與效率的試煉場,是否有能力與人合作,是否能夠藉由合作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或者求助,這都是非常重要的技術,很多孩子出了社會,發現自己完全與人脫節,無法理解老闆的言外之意,同事相處的潛規則等等,在極度不適應的情況下,他們退縮了、害怕了,可能從此選擇繭居在家中,成了另一種讓人頭疼心痛的問題。

 

身為父母,我們究竟要怎麼做呢?其實孩子 一旦遇到任何問題,他們都很有可能直覺式的用大吼或哭鬧讓你知道他們遇到了挫折,我們必須拿出智慧來協助他們面對這些負面情緒,並且還要保持理性和耐心。大家都應該明白,父母單方面的解釋和安慰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而且孩子們也不見得會滿意這種固定模式的「聆聽」,孩子要的是一種關心和支持,這是一種感覺,就像我們可能在找尋一種「美味」的感覺,你小時可能覺得麥當勞可以給你美味的感覺,但你連續吃了十天後,肯定不會再有那麼「美味」的感覺,更何況這個年紀的你,更不可能用麥當勞就能滿足你對「美食」的需求。

 

所以,這就變成了一種藝術了,就像一樣是彩虹七色,藝術家可以做出驚世作品,我只能畫出幼稚園程度的彩虹;一樣是八個音階,周杰倫可以做許多排行榜名曲,我只能勉強彈奏出小蜜蜂。同樣的道理,傾聽與回應,兩個溝通的重要元素,我們要如何運作是非常困難的,沒有人天生會,必須透過練習,顏料和音階相對而言是較固定的,但當你的對象是個自己都還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合內分泌時,那麼挑戰勢必增加了。我在這裡想表達的是,不要相信什麼親子溝通是簡單的,溝通從來沒有簡單過,只是對方有沒有回應他的疑惑和表達情緒而已。

 

我在這裡給大家一些建議,可以參考試試看

 

1.認真聽完他想說的—幾乎每一個人,我是說真的,每!一!個!人!都很少認真聽完別人說的話,而我們只是假裝聽了,但其實可能是很模糊的,而且是曲解的,如何曲解要看我們當時的情緒和疲憊狀態,我常常要求自己要誠實,若我已經太累了,無法聽懂孩子要表達的是什麼,我會看著他們的眼睛,態度清楚但口氣溫和的說:「Sorry,我知道你要講的事情很重要,但因為媽媽真的太累了,而我又不想誤解你的意思,所以能否你先想一下(大點的孩子請條列)你要講的是什麼,或者更好的是,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再跟你聊聊好嗎?」 我們都不是超人,我們都會疲累和不耐煩,不要讓自己或孩子有莫名的誤解,讓自己的大腦有點時間喘口氣,對親子關係肯定會有良好的效果,但這種作法的最重要的訣竅是,你之後一定要主動找孩子來聊,不能假裝沒事,你的主動會讓他們感覺到被尊重,沒有人想要被忽略,這是非常重要的。

 

 

2.尊重他的感受—用同理的方式:記得,你是他的父母,不是他的心理醫生,或者是這個事件的法官,你的作用是讓他們感覺到被愛及你的重視與支持,你真心關心他們的感受,而且同理他們的負面情緒,受挫、無奈、恐懼與不安,如果孩子在跟你討論時,我也會分享我之前不愉快的經驗,讓他們理解,即使是我們成人了,小時候甚或是現在也都面臨這些問題,沒有人會逃得掉,這就是生命的體驗,就像吃喝拉撒一樣,不用特別放大,那就是你人生的一個段落,但身為父母以及有很多年的經驗,你要同理孩子所說的那是真的讓人覺得不舒服的感覺。再者就是,當他問你一些關鍵的問題,你千萬不要說謊,不要給那些騙小孩的答案,因為當事實不是如此時,他們可能更失望,也會降低對你的信任。我所謂的誠實,不是那種殘忍粗暴的,例如:「媽媽,那麼小花還會再度成為我的好朋友嗎?」你可以試著這樣回答:「寶貝,我必須誠實的跟你說,我並不知道,因為她自己可能也還不清楚,她現在正陷入在自己的情緒之中,她可能在創造了一個故事,而在那個故事中,她才是那個受傷的人,你要做的事情是,先不要打擾她,但等她再來找你,她想好了之後,你們可以再好好聊一聊,你覺得如何呢?」

 

3.聽完這一切之後,你要問的是「那麼,你希望我能為你做些什麼?」這是我最常說的一句話,也是我個人覺得其中的一個大重點。我會問孩子,遇到這樣的問題時,你希望我能為你做些什麼?這會讓他們思考,他們希望用什麼樣的合作方式來解決問題。在此時,就是你的孩子學習如何面對人生考驗和挑戰,以及學會如何求助的Moment !我很喜歡這種時刻,我會跟他們討論,理解他的邏輯,給他們一些我的想法(但不是左右他們的建議),然後我們要實地演練一下,要交換角色來演練,讓他們真正學會什麼換位思考和同理心,相信我,這個訓練是非常重要且有效的,而且你也可以順勢從父母的角色跳出,成為一下他們的同輩人,更同理孩子們的壓力。

 

這就是我的一些小小看法與建議,希望你們會喜歡。

 

我是尤善嘉,讓我們建立起真善美的心靈之家。

(本篇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