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有兩個小孩以上的家庭,父母們不免要面對的就是家中的世界大戰,只有一寶的家庭,也要擔心孩子在與其他孩子互動過程中發生爭吵的事件。
面對小孩吵架該怎麼辦?家長應不應該發脾氣這類深度發揮題,其實真的是見仁見智,因為每個父母真的不一樣,而小孩的氣質也不同,但今天我先不提我的兒子,我先讓大家理解一下我老子是怎麼教我的。
  

我父親是個怪才,很聰明也很會辯論,我必須說他影響我一生很大,他的自戀和莫名奇妙的天才邏輯,常常讓孩子都不知道要怎麼跟他過招。我和我弟弟差整整兩歲,我們個性都很強,常常一言不合就吵架,而且是情緒不能控制的那種,我爸爸以前對付我們的方式,除了盡可能的公平,就是讓我們真正的決鬥。
沒錯,你沒有看錯,就是來一場決鬥!!先說公平吧,我老爸深諳人心各有一把秤,不可能我覺得的公平你也認同,所以他都言明在先,這個規則是他訂立的,若不服者可以作別人家的小孩,去遵從別人家的規則,他很早就跟我們說,這世上沒有真正的公平,若覺得不甘心的話,那真的只能死後到閻羅殿前照鏡子,讓閻羅王來評判了。現在想想,我爸有必要玩到這麼大嗎?不過就在搶誰的蛋糕比較大的這種事,不必把閻羅王爺爺都搬出來吧?還有生死地府這事也拿出來作教育了嗎?我現在依然想不通他哪來的靈感講這些,重點是他老人家根本是不信這個的好嗎?

另一個絕招就是決鬥了,有一次我跟我弟鬧得實在太兇,吵到我爸看新聞,他一時火大起來,就站起來哐噹哐唧的把客廳的桌椅都搬開,在客廳中央騰出一個位置,然後嚴肅告訴我們:「你們姐弟倆再這樣吵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我們今天就來『決一死戰』,這就是擂台,給我好好拼個輸贏,贏的人說話、輸的人就給我認命,不然就每個月固定來打一場!」 

結果我們都被震攝住了,那一次我們姊弟並沒有打起來,但卻很有默契地開始學功夫,我學跆拳、我弟學空手道,之後我們家常常會出現武林大會,我爸在旁看報紙兼作裁判,太過份時會吹個哨子什麼的讓我們停下來,所以我和我弟武術底子其實都不錯,哈哈哈~
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我爸心臟真的是有夠大顆,還是他有什麼特別的寓意呢?下次我要來好好跟他討論,但就我對他的認知,他可能真的只是覺得好玩。
但作爸爸和作阿公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現在我只要對小孩大聲一點,打個屁股,我爸就用兇狠的眼光射過來,厲聲阻止我不能醬子教小孩,我常常內心火大的OS,覺得他有什麼資格這樣說啊!小時候常常讓我和我弟決一死戰的人,是有什麼資格跟我談的愛的教育啊!當然我不可能這樣回嘴啦,我只會在心中想想。 

 

 

 

每個時代的孩子都有那個時代的特質,就會有不同的教育方式,而現在面對我兩個兒子的爭吵,當然也常常有理智線幾乎斷線的狀態,但我都會提醒自己,當初我為什麼堅持要生兩個孩子,不就是要讓他們從小學會如何與人相處,如何溝通談判,包括怎麼保護自己的權益與資源,所以這些紛爭是必然也必須的過程,我們都需要這些小石子來磨練心智,學習如何跌倒和站起。我個人的習慣,是會一再提醒自己看清孩子的未來,然後思考我現在能如何協助他們培養面對未來的技能與心智。 

兩個野獸派孩子在一起,從早到晚就是爭執與爭奪,明明一樣的東西有兩份,但就是要搶同一份,我的教育方式會讓他們先爭執一下,並不會說哥哥一定要讓弟弟,但弟弟兩歲前我會比較要求哥哥,我怕哥哥下手太重會讓弟弟重傷,所以我都會告訴哥哥,若你失手傷了弟弟,會有哪些結果,例如傷到腦部,弟弟以後行動不變,那我們以後什麼地方也不用去了,因為我們必須全家一起照顧弟弟,會花很多的金錢和時間,也就是說不會有什麼能力出國旅行這一類的話題,我們是一家人,所以任何問題都是一家人要站在一起解決! 

我在教孩子時,不太會把他們當什麼都不懂,教養是一點一滴的累積,思考邏輯也是,所以父母們不要想一蹴可及,因為孩子還是很本能的。他們的大腦還未發育完全,所以習得後也還是會忘記,忘記不是因為不聽話,而是本能常常會壓過學習。其實成人也一樣,遇到事情明明知道要冷靜,但就是會忍不住要先大發雷霆,搞得自己和別人都不開心,然後再來後悔,若父母自己都不是什麼聖人的話,就真的別這樣要求孩子。 

父母該不該發脾氣,我個人覺得你可以讓孩子知道你現在的情緒,比如我生氣時,我兩個兒子的性格南轅北轍,我大兒子能明白我生氣,但他個性太敏感,所以常常不知道要怎麼做,反而大哭大鬧來表現他的不安,搞得火上加油,拳頭都快揑碎了但也不能責備他;小兒子則是比較白目,我臉色鐵青他也不會看,仍然很歡快的破壞家具或搶哥哥的東西(難怪會被揍),真的要我發火罵人時,他才會討好的說:「媽媽,妳怎麼了?」我才兩個小孩,教養方式就很不一樣了,天下孩子這麼多,我建議父母還是要多觀察再實施教育方式。
像我會跟他們溝通:「媽媽今天很累,你們現在不把東西收拾好還一直吵架讓我很想生氣,媽媽要先去廁所冷靜一下,我希望我再看到你們時,你們是把東西收好了,那麼開心的媽媽就回來了,但若沒有做到,會讓媽媽更累,那麼今天就沒有溫柔媽媽,只有累累想生氣的媽媽了,你們自己想想你們喜歡哪個媽媽陪你們吧!」
此招一出,基本上五次中會有三次他們收拾好,期待溫柔媽媽的出現,其實小孩也很想要有選擇權,讓他們知道他們做什麼事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這也是好事來著! 

 


面對孩子爭吵,我還有另一招。我大兒子常常會打小兒子,小兒子也會一直回打,然後兩隻小野獸就打成了一團。之前因故打了一下哥哥的大腿,然後我就假裝很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手,他也被我有點嚇到,因為我不太打小孩的,我覺得效果不太好,負面影響也比較強。因為不是真的很痛,所以我大兒子只是有點吃驚,不知道要怎樣回應。我就跟大兒子說:「天啊~米菓,你看,你天天打弟弟,結果弟弟也學你一直打人,媽媽每天看到你一直打弟弟,我也被你教得好像可以打人,這可怎麼辦啊?媽媽現在也會學你一直打人了,這下糟糕了,我們要怎麼辦呢?」
米菓細細想了一陣後回答:「那我還是不要再打人了!」我就很高興的用力抱著他,跟他說:「那就太好了,若能這樣,有什麼事情都能用好好說的,那麼媽媽和弟弟也會跟米菓哥哥學,以後我們都能好好說,不會再用打的方式了,我們都是棒棒的小孩!」米菓得到這樣的反應也很開心,明顯的感覺到他會比較控制自己的情緒與肢體,當然偶爾還是會打兩下,但我覺得所有的改變都是一步一步來的,所謂的教養,就是父母和子女一起在學習的路上前進,一步一腳印的來改變彼此,並創造更美好的人生,是不是呢?咱們一起加油吧!我們野獸派的家庭都能了,相信你們也一定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