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本書《穿裙子的男孩》引起了一系列的討論,其實就是有一位家長認為這是個誘導孩子愛上變裝的不倫之書,引起了軒然大波,我一開始還以為是繪本,後來對兒童教育相當關心的AMaMe網站請我寫一篇文章發表我的想法,我本著一定要看到第一手資料的求知精神,原本想自己去買來好好研究的,沒想到這本書爆紅,所以書店都沒有賣了,我還請AMaMe幫我找哪裡買,還好他們的小編非常認真,馬上找到這本書,然後就熱騰騰的交到我手上,我發揮著多年訓練的快速閱讀超能力,一邊讀一邊寫筆記,才把這本書給確實的分析完畢。
 


 

我今天不是要分享我的讀書心得的,但我可以跟你們說,看這本書時,我數度紅了眼眶,我直觀的覺得這是本非常好的書,文筆非常的溫柔,主角的性格也是很正向溫暖的,他的故事並不是那種驚天動地的或者違背倫常的,事實上,我閱讀整本書,我不覺得這有任何的字眼在引誘兒童往變裝癖的方向前進,這本書一直用不同人之口,來表達一個極重要的概念「每個人都有不同,我們應當尊重」,尤其是男主丹尼斯的好朋友—達威許,一個跟男主一樣是個十二歲的少年,但他是個來自印度的錫克教徒,錫克教徒是不允許剪頭髮的,所以他們頭上會有包頭布,成年後會改成包頭巾,這多多少少會讓達威許在學校是與眾不同的,但達威許有位完全愛他、支持他的母親,這對達威許的性格有相當大程度的正向影響。所以當丹尼斯因為自己穿裙裝感到開心但又惶恐,他向達威許詢問與眾不同是否會有壓力時,作者藉達威許之口說出:「一開始真的覺得有點難為情,因為我知道,我看起來跟大家不一樣,後來我認為,如果大家多認識我一點,就會知道我也沒有那麼不同,除了我頭上這個奇怪的東西以外。」同時又提到:「如果大家都一樣的話,這個世界多無聊,對吧?」

 

其實作者很巧妙的提出一個論點,那就是我們的服裝、外型或者是種族,是否真的能代表我們這個人??書中有另一位很重要的女主角,麗莎,與丹尼斯的茫然相比,她是完全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人,有自信、有好奇心和同理心,她某方面也滿足了男主角丹尼斯對母親的投射的情感。丹尼斯暗戀她又崇拜她,可能也希望自己能成為她,美麗、自信且溫暖。
 


 

書中提到很多的議題,如離婚對子女的影響,學校教育是如何壓抑學生的創造力(以校長為代表),而好的教育者應該有怎樣的態度,在書中是以法語老師溫莎小姐為代表,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溫莎小姐是學校裡對學生最好的幾位老師之一。她不喜歡指責學生,如果真的非做不可,她也會先說「不好意思」或「抱歉」。

 

在這裡作者想表達的就是,一位熱心的教育者,對於學生的「尊重」是所有一切的基本,與校長的蠻不講理和凡事負面批判是完全的相反。在此我就先停止一下我的爆雷,我更想知道的是,這本書其實是寫給孩子和身為成人的我們看的,而看這本書的我們,到底扮演的是溫莎小姐這種角色,還是校長的角色?

 

那位極為驚恐孩子被帶往變裝癖的家長,我不認識他,但我想他可能很害怕任何不好的毒素流入他孩子純真的心靈吧?但這本書他是否有看完?我覺得若他真的有看到最後,也許就不會那麼的害怕了。男主角剖析自己穿裙子的興奮之情,與童年時期在院子扮演成機器人或者蜘蛛一般,並無二致;在這裡作者也隱晦的表現出,其實這對孩子只是一種扮演遊戲,與性慾或者同性戀毫無相關,想很多的往往是大人,大人用一種很奇妙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情,一方面他們希望保持兒童的純真,但只要一關及性的議題,就好像都會往「病態」的方向去思考。
 


 

其實我也在想,這本書若是叫作「穿褲子的女孩」或者「剃平頭的女孩」、「刺青的男孩」可能都不會有這些衝擊,為什麼呢?是因為我們對男孩子都已經有了既定印象,男生應該要玩槍和車子,若是男孩玩辦家家酒,好像就會被冠上「娘炮」之類的貶義形容詞,尤其書中的男孩明明是很優秀的運動員,應該是男人中的男人,怎麼會有穿女裝這麼可怕的嗜好?這是十惡不赦的,這不是一個男孩對服裝選擇的問題,而是對於所謂「武士」這種千年的族群怎麼可以有這種軟弱大不敬的存在呢?但到書中的最後,許多人都對男主角告解,尤其是男主角父親終於打破傳統僵固的父親形象,跟他說出自己的恐懼與軟弱,並且多麼以男主角為榮的那一刻,還有整個足球隊都為了男主換上女裝,這種充滿愛與支持的正向力量,不就是許多人所夢寐以求的嗎?

 

我很建議各位家長可以看看這本書,當你在看這本書時,你也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受限於框架之中,也更能明白這本書的可貴之處,作者所闡揚的尊重與愛,在現今充滿校園霸凌或者是性別霸凌的年代,是多麼重要的靈性號角,希望大家之後也能多分享這書中你特別喜歡的內容。

 

最後順便一提,香奈兒創辦人,COCO CHANEL當年穿起褲裝時,也是引起了軒然大波,那時也是一堆人批評為何要穿得跟男人一樣,讓許多人看到女人的腿型就感到不安,引起社會恐慌。大家不妨也來檢視這些今是昨非的例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