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上一次我有分享看完這本書的一些想法,但其實這本書更讓我想起了白先勇老師寫的《寂寞的十七歲》。

白先勇老師寫了很多關於青少年不安靈魂的小說,最有名的當推《孽子》這本書,書中多有著墨於孩子對於教育無法承受的壓力,以及因家庭失和而痛苦,在同儕團體中不被認同或霸凌,在青澀的情感上受創等等各種面向造面對的各種議題,這當中有非常多觸動人心的篇章,我也驚訝於白先勇老師那麼細緻的觀察以及如此溫暖的筆觸,他所表達的,往往是我們這些成人早以忘卻的。
 

很多家長都會來問我,為什麼他們的孩子會做出那些荒唐事呢?其實想一想,成為「大人」的我們,都已經忘記了曾經「少年」的我們了,那時的彷徨無措迷失迷惘的自己,想方設法的在這個諾大的世界裡,找出一小方自在之地,可能需要很多的勇氣,為了讓大家能夠看到我們和認同我們,我們往往會不自覺的被團體和荷爾蒙帶著走,也許還有一點殘存的理智想要拉回來,但更多需要被愛和被重視的心魔,更強大的牽引著我們往著未知前進。

在大腦的科學裡,青少年時期的大腦神經元是成長速度非常非常快的一個時期,每天大腦忙著創造新的路徑以及截斷舊有不被重視的連結,再加上荷爾蒙的衝動,你可以想像那是如何的混亂狀態,可能這樣的說法大家還不太能理解,我舉個例,你想像你已經兩天沒有睡覺了,然後今天下午三點時你喝了三杯極濃的Expresso咖啡,然後放你在你完全沒有到過的地方,如西班牙的某一小鎮,你在一個極度疲憊又極度亢奮的身心狀況,然後你四周環繞著你不認識的人和語言,你要完全一些任務才能回家,你身心俱疲,但還是強撐著意志力,你可能情緒緊繃想爆發,或者害怕到想崩潰大哭,不知如何是好,這就是青少年的身心狀況。

所以在這個情況,家人或者朋友能多給溫暖和支持,那肯定能讓他們感受到身心放鬆,白老師寫《寂寞的十七歲》,男主角楊雲峰說過一句話,我覺得我特別能感同身受,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爸爸說我自甘墮落,我倒是蠻想要好的,只是好不起來就是了。」

這句話真的讓人特別疼惜,我們這一生都在被教育要力求上進,但誰能每件事都做好呢?我們往往沒日沒夜盡力在追趕,可能還是不如別人一個小時就能輕鬆完成的事,所以我們應該要做的,就是讓自己找出合適的跑道,然後專注且持續的與自己賽跑。
很多時候,父母對孩子有很大的期望,但孩子在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不在旁為他加油打氣,而失望時我們卻又理所當然的怒氣沖沖,這對孩子只會更有壓力且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我個人教養孩子,最害怕給孩子「失敗者」的標籤,我只會提醒他們,你不是失敗,你只是還沒有成功,你要學會專注,然後你看著你的目標,終有一天,可能你都還沒有意識到,你就已經完成了你的目標了。

教養,請給予孩子一點耐心,請給自己一點放心。


 

我們一起加油~我是尤善嘉,讓我們建立起真善美的心靈之家。